思绪

自从在细路处习得用Gtalk机器人挂推以来,开机启动项里就有了Gtalk的身影,久年失修的Gmail账号终于有了用武之地。都说Gmail是打开Google服务的钥匙,于是Gmail一用,GoogleReader也来了,Google+也来了。作为一个接触了互联网就用百度,接触了Google就果断甩了百度,用百度的时候就是百科(不忍心再喷了,纵然内容有抄wiki,毕竟也有不少网友的原创心血,跟百度一点关系都没有)和Google搜不到正版音乐的时候的屁网民,我总想使用优秀的国外服务(优秀是比较出来的,不是媚外)。可惜因为某些你懂的原因,那是不可能的。于是,无奈用听说开得比较早的新浪微博。本来嘛,新浪是上市公司,不少名人博客在上面,微博我也用得挺爽(那是当然,第一次接触这类新的社交网站),已经慢慢淡忘了那个f什么和t什么了。

...(Read more)

不应该多说的话 -1

日常生活中,有一些令我很不舒服的话,可是我经常听到这些话,而且,不自觉地,我也时常说这些话。
神奇的是,我认为,说这些话的原因和引起别人不舒服的原因,都可以用“人性”的这两方面来解释与分析:人总是倾向于增加别人对自己的认同感的,而且希望树立起自己是(唯一)权威的形象。
希望能通过这文章,我(和读者)能够少说不该说的话吧。

...(Read more)

那些悠扬的军歌

这次军训,让我印象深刻的事物有很多很多,比如那些烈日下的军姿,比如那些在煤炭地上的行进,比如那些在同甘共苦下萌生的战友般的情谊。

...(Read more)

回到原点

今天又没有复习。看了一整天小说。
我在找死,距离期末考还有四天,N科没有预习的情况下还敢沉溺于网上的风花雪月。
可是我的理智残忍地说,“没错我在看小说我在找死有种谁来一枪崩了我的脑袋我做鬼也会感谢你的噢我不会上天堂所以不能保佑你了。”

...(Read more)

escaping

I am accustomed to escaping, even when I was young.

...(Read more)

thinking about blogging

Such a long time since my last useful post. The resons vary: I am lazy, and I don’t konw what to write.
So it’s a post about the resons and the contents of the blog.

...(Read more)

no words in the end

...(Read more)

此间少年与似水流年

在Layla的大力推荐之下,起了读《此间的少年》的念头,事实上这篇读后随笔的题目也是抄袭Layla的电影观后感的。在预订的书邮寄过来前,我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在网上把它读完。
我不知道应该怎样评价这本书,正如我不知道该怎样评价我的大学生活。

...(Read more)

给十年后的我

这十年来做过的事
能令你无悔 骄傲吗?

...(Read more)

CloudFlare -- an excellent CDN service

CloudFlare is a service that makes any website faster, safer, smarter…better.

...(Read more)